NO.2

豆蔻十年
NO.2作者:耿嬰更新時間:2018-11-01 00:03:00字數:5601

那一刻,陶夭夭想一頭磕死的心都有了。她就不知道她怎么這么倒霉,浪漫邂逅到她這里就搞成這么糟糕的局面。

對不起對不起……

陶夭夭一邊鞠躬道歉,一邊健步如飛地逃跑。她顧不上水盆,顧不上她的濕衣服,甩開了腳板,像只逃命的鴨子一樣,在走廊踩響一片吧唧吧唧的聲音。但她卻沒聽見自己狼狽逃竄的動靜,她跑的時候心里只回蕩著一個巨大的聲音——完蛋了,Game over,你徹底完蛋了!

躲進教室里,陶夭夭呆若木雞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許葭在抹窗戶,看見陶夭夭狼狽不堪地沖進來,然后傻了似地坐在那里一動不動,嘀咕著她是不是又被流氓非禮了,走過去,把抹布丟在她腦袋上。奇怪的是,她一點反應也沒有。許葭就拿抹布給她左一下右一下抹了臉,又問她,你怎么全身都濕了?讓你去打水,你打水把自己洗了?

還沒等陶夭夭說話,門口又站了一個濕淋淋的人。

宋朝陽敲敲門,輕笑著說,陶夭夭,你忘了拿水盆。

這個聲音很有招魂功能。陶夭夭連跑帶顛地過去接了水盆,一臉的受寵若驚,激動得連謝謝都忘了說。

她不敢看宋朝陽,可宋朝陽看著她時嘴角咧得更大了。

他覺得真好笑,這么一會兒不見,這個女生就成了花臉貓,而且頭頂著一塊破抹布,滑稽得像個小丑。

宋朝陽用兩根手指把她頭上的抹布拿下來,嘲笑她說,你不會覺得戴塊抹布很另類吧?

頓時,陶夭夭的臉就成了慘白色。她僵立在那里看著宋朝陽走遠,回過身,狠狠地把抹布摔在地上,獅吼著許葭,老子非得剁了你!

陶夭夭太頹喪了,在宋朝陽看來,她這樣戴抹布的女生應該打輛摩的直接送去精神病院吧……虧她還好意思暗戀人家,丟臉丟到太婆家,這暗戀是永無出頭之日了。

李傳銘從星期一等到星期六。按陶夭夭的生活規律,她星期六上午會回家。他等這個機會,煎熬了一個星期。

從他親了陶夭夭那天開始,他的生活就變得亂七八糟。那天他佯裝瀟灑,其實,他親她時,心都快從胸腔里跳出來了。他覺得那個吻沒有結束。相反,那個吻剛剛拉開他們之間的序幕。

李傳銘久久回想著那個吻,滿腦子都是陶夭夭癡癡呆呆的樣子。他想到她,嘴角就忍不住上揚,好像有一種甜蜜在心里抽枝發芽,愛情的小苗在一日日地茁壯生長。

想到愛情,他的心突然漏跳了一拍。

他不知道,怎么這么早就遭遇了愛情的圍攻。即便他已有所察覺,卻依然控制不住這種情感的蔓延。

李傳銘在學校大門外等到了陶夭夭。她的書包掛在脖子上,一邊走,一邊專心致志地啃著一個快有她臉大的西瓜,啃得頭都不抬,只看見她兩個腮幫子在快速顫動,西瓜籽也不見她吐出來,和豬八戒啃西瓜一個水準。

他把單車橫到她跟前,抬手拍了拍她的腦袋,說,小心給西瓜籽漲死!

這冷不丁的一拍使陶夭夭受到驚嚇,啪一下,手里捧著的西瓜就摔到了腳面上。

她露出來的那張臉卻煞是“好看”,西瓜汁糊了半張小臉,幾粒西瓜籽還粘在臉頰上,但這張可笑的臉上卻是一副想要殺人的表情。

因為那邪惡上揚的嘴角,讓她一下子就認出了李傳銘,這個死十次也不足以泄她心頭之恨的小流氓,今天跟她狹路相逢,好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陶夭夭摔下書包,像顆人肉炸彈一樣,沖著李傳銘和他的單車就飛了過去。

單車在陶夭夭肉身巨大的沖擊下轟然倒地,車子下面還橫著一個慘不忍睹的李傳銘。

他真想不出那小女生哪來那么大的力氣,餓虎撲羊似的,把他連人帶車壓翻在地。

陶夭夭對著李傳銘的俊臉就是一頓老拳,李傳銘慘叫連連,她還是不解氣,拼死力壓晃著他身上的單車。狠命禍害他時,還在心里叨念著,我的初吻……

李傳銘媽呀媽呀慘叫,覺得自己和單車都快散架了。可是陶夭夭就是不收手。他想,他再給她打下去,肯定非死即殘,便裝死不動。

打著打著,發現沒了慘叫聲,陶夭夭便停了手,一看小流氓閉著眼睛一動不動,登時嚇得驚慌失措。

她從單車上連滾帶爬地下來,把車子挪開,對李傳銘又拍又打,可他就是沒有反應。她嚇得快哭出來了,哼哼唧唧地說,我求求你,你快醒醒……

如此兩分鐘,李傳銘裝死裝得不亦樂乎。

陶夭夭實在沒辦法,瞄著街上沒什么人,就小心翼翼地拉過了自己的書包,用半塊西瓜皮蓋住李傳銘的腦袋,跟著撒腿就跑。

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她想教訓他,可沒想到自己武功這么高強,一出手,就把那紙糊的男生整暈死了。真是作孽。

陶夭夭撒丫子沒跑出多遠,就剎住腳步。她想,她跑了的話,萬一那臭男生因為送醫延誤死翹翹了,她的責任豈不更大?

她又折回去,還沒跑到李傳銘身邊,這廝竟坐了起來。

陶夭夭嚇得舌頭都伸出來了。

李傳銘把西瓜皮扔掉,愁眉苦臉地說,我這邊重傷之下不知死活,你稀里糊涂給我蓋塊西瓜皮,就打算溜之大吉?

你沒事?陶夭夭氣喘吁吁地問,你剛才沒有知覺了,你知道我是誰嗎?

你是陶夭夭,李傳銘笑,我做鬼也忘不了你。

那之后,陶夭夭在學校里就好像被惡鬼纏身,她走到哪里,李傳銘就跟到哪里。連她中午到食堂排隊打飯,他也跟著陰魂不散,大庭廣眾之下,他向她一邊招手,一邊扯著鴨公嗓嚷嚷,夭夭,過來過來,親老公給你占地兒了。惹得陶夭夭身邊的女同學一陣浪笑。

陶夭夭就像一只放在蒸鍋上的大螃蟹,全身都紅彤彤的,恨不能鉆進地縫。

這情形讓她窩囊得連飯也吃不下,二兩米飯,吃的沒有倒的多。

實在咽不下這口氣,她找李傳銘,想跟他好好溝通一下,叫他不要隨隨便便就自封個親老公走馬上任,她還沒承認呢!

她這一找李傳銘不要緊,他身邊那一幫痞子男生跟著起哄,在他們身后叫著什么小兩口啊,親老公啊,哪管陶夭夭震地跺腳,只哄笑著取鬧,看見老師過來才三三兩兩散開。

陶夭夭氣鼓鼓地看著李傳銘,一字一句問,你要怎樣才不跟著我?

要我不跟著你也簡單,李傳銘干笑了兩聲說,條件一,做我女朋友。條件二,做我老婆。你自己選擇一下。

無恥!陶夭夭想她要是有個高血壓心臟病,一定當場氣昏過去。還好,她夠結實,挨得住這么淫賤無恥的小癟三無恥話語的打擊。

李傳銘露出一排雪白整齊的牙齒,他說,人老了都會無齒。你到了年紀,你也無齒。

這種要命的糾纏持續到第二個周末。

照舊,李傳銘騎著單車在校門外等陶夭夭。

他以為按規律,陶夭夭星期六上午一定會回家。可事實證明,規律是最不值得信任的東西。他被規律欺騙了,才發現所有事情都會有不規律時的那一個例外。

陶夭夭周六上午并沒有出校門。李傳銘站在大太陽底下等啊等,守株待兔一樣,等來等去都不見陶夭夭的身影。他是越等越上勁,他就不信等不到,看能不能把他等死。

于是,從上午到中午,從中午到下午……

李傳銘餓得五臟廟一起造了反,肚子里咕嚕嚕的,像裝了一百只大青蛙。可他又不敢走開一下,就怕他走開那一會兒,目標就趁機出沒,讓他耗夾子撲空。這種幾率微乎其微,但電影電視里都是那么演的。按他小諸葛能掐會算的聰明才智,這點兒先見之明還是有的。

到了黃昏,陶夭夭終于出來了。

她臉色紅潤,滿面春風,晃著八字步走到李傳銘身邊,冷冷地說,貌似有人在這里傻等了一天,飯也沒吃,喝風也喝飽了吧?

你知道我在這里等,故意不出來,眼睜睜看我餓得前胸貼后背,你過意得去嗎?李傳銘靠著大樹,餓得腿都軟了,稍微動一下,眼前就金星亂閃。

我又沒叫你等,你自作自受,賴著哪個?陶夭夭捉弄了這討厭鬼,心情大好,看他餓成那副慘樣,于心不忍,沒好氣地說,你閉起眼睛。

李傳銘臉上一陣飄紅,以為陶夭夭良心發現,準備獻吻補償,心里正美得冒泡,嘴里就被塞進異物,拿下來一看,是一對鄉巴佬雞爪。

他站在原地,嘴里滿鼓鼓地咬著那對雞爪子,心里甜蜜得要死,倏然間,嘴角又咧到了耳根。

陶夭夭一回頭,就看見李傳銘那疑似白癡的神態。她搖頭嘆氣,說,你算了吧,我絕對不會和你這種弱智患兒談戀愛的,趁早死心!

整天忙著談戀愛是何小卿那個花癡的偏好。

她也算得上是泡界達人,才和一個品學兼優的才子分了手,立即又重整旗鼓,投入到下一輪的戀愛方程式中。

何小卿新認識的男生叫祁志北。

她們都認識那個男生,全校沒有幾個女生不認識他,因為她們都對祁志北哈得不得了。他太帥了,帥得不是地球人的帥法,帥得驚天地泣鬼神,帥得無與倫比毋庸置疑。

祁志北一米八的身高,豐神俊朗,英氣逼人,有一雙可以媲美金城武的眼睛,還有兩片可以和木村拓哉一較高下的性感嘴唇。更讓無數女生著迷的是,他身上有種非主流的頹廢氣質,這使他看上去更深沉。

這種深沉使祁志北鶴立雞群。

學校里那些呆頭呆腦傻學的,吆五喝六說臟話的,還有裝模作樣一身社會氣的男生,跟祁志北比起來,明顯是螢火蟲和皓月爭輝。

簡直不具可比性。

何小卿看到祁志北第一眼就決定她非下手不可。這樣極品的男生成了漏網之魚,一定會讓她抱憾終生。

稍有不足的是,祁志北是落榜復讀生。可這一點已逐漸被所有女生忽視,任何女生都只看到他的完美。打從祁志北降級到何小卿班上那天起,何小卿就發誓,這個從天而降的大餡餅她一定要吃到嘴。

于是,何小卿的苦難開始了。

狼多肉少。一群群前赴后繼的女生覬覦祁志北,情書、紙條、巧克力、玩具熊,甚至玫瑰花、電影票,流彈般咻咻地向著祁志北飛去。

何小卿很快認清了一個事實,她就是八臂哪吒千手觀音,也攔不住這么多飛向祁志北的小金箭。關鍵還得從祁志北身上下工夫。那些日子,她使盡渾身解數想勾引祁志北,可惜,落花有意,流水無情。祁志北根本沒拿她當盤菜。

這讓何小卿感到前所未有的挫敗。

為免受人恥笑,她就更鉚了勁兒地想追到祁志北。他就是塊石頭,她豁出一口牙,也得把他給啃了。她何小卿向來是不到黃河心不死,不撞南墻不回頭。

為了討祁志北歡心,何小卿真是放下了身段。

祁志北喜歡打籃球,她是屁都不懂,硬是回家買了《灌籃高手》,點燈熬夜地用火柴棒支著眼皮看完了。

然后,何小卿就鬼上身,在課桌里放上一條拉拉隊的小A字裙,祁志北一出去打籃球,她就百米沖刺般地跑進水房,把人攆出去,砰一聲關上門,脫掉校服褲子換上小A字裙,再顛顛跑到籃球場邊,興沖沖地跳拉拉操給祁志北加油。

祁志北把她當透明人。

何小卿心想,好,你不理我是吧,有你好受的。

情況愈演愈烈,何小卿在籃球場旁邊跳開左甩右甩的大腿舞,邊跳邊喊著志北志北,我愛志北!

祁志北終于被她氣歪了臉。

他和何小卿說的第一句話就是——你給我滾遠點兒!

何小卿可不是省油的燈。讓她滾她就滾,她怎么可能那么聽話呢?何小卿笑嘻嘻地說,祁志北,你別妄想了,我要像狗皮膏藥一樣牢牢粘住你。

下一瞬,祁志北手里的籃球就飛到何小卿那張笑臉上。

何小卿心里有點難受,可只是一剎那,她根本不給自己機會醞釀悲哀的情緒,便跑過去撿起籃球,賤溜溜地又跟著祁志北屁股后頭嘰嘰嘎嘎笑起來,笑得像個神經質的巫婆。

水至清則無魚。人至賤則無敵。

摔個籃球就想摔走她何小卿,做夢。

何小卿笑嘻嘻地跟在祁志北后面,看到他背上的汗毛全都豎了起來。她不敢肯定祁志北會不會愛上她,她只敢肯定,他是遇到了有史以來最死皮賴臉的對手,不達目的誓不罷休,頑強而執拗。

祁志北因為個子太高,一直坐后排。何小卿在前排待得好好的,但給祁志北丟個紙條都隔山打牛似的,非常不方便。她想接近祁志北,只好有事沒事就跟班主任找茬兒。幾次下來,她就把班主任徹底得罪了,被發配到邊疆,還告訴她說,你要不想學,就一邊涼快去。

何小卿也不在意,轉個臉沖祁志北笑,樂得嘴都合不攏了。

正中下懷。

坐到祁志北身邊的何小卿眉開眼笑,她終于逮著機會跟偶像近距離接觸。

何小卿開始玩了命地要在祁志北生命里留下自己的記號,所以,她不厭其煩地在他所有書本上涂涂畫畫。她喜歡畫一個巨大的眼睛,眼睛里面畫一個卡通的祁志北,旁邊的粗筆大標語是十分惡心的我的眼里只有你。

沒半個月,祁志北的書本就找不到一塊空白的地方,所有的空白全被何小卿填滿。

她一副功德圓滿的樣子,問祁志北說,你看到這些字畫一定會想到我是吧?

祁志北無動于衷。

隔天,何小卿翻開祁志北的書本時,整張臉都綠了。他的書本全都新得白慘慘,一個亂寫的字都沒有。她喃喃自語著,字呢,我的字呢?祁志北很好心地回答了她的疑問。他說,你的字畫全都被我丟給收破爛的了,收破爛的老頭看到那些字畫一定會想到你的。

她在祁志北的書本上寫著密密麻麻的何小卿何小卿。

原來,何小卿一文不值。

這次事件提醒了她,用這種低級戰術對付祁志北只能是蚊子叮大象,投石填海。

她把她的記號轉移到祁志北身上。

趁著祁志北不注意,何小卿就往他兜里塞一塊她的手帕。然而,她發現她的手帕沒有像想象中的被珍之重之,該死的祁志北拿她的手帕當抹布,氣得她肝疼。

這逼得何小卿不得不使出殺手锏,她開始悄悄地把性感小內褲一條一條地往祁志北兜里塞。她想著,祁志北,你找個沒人的旮旯噴鼻血去吧!沒得意多久,何小卿有天自習課上睡覺,醒了發現,她的性感小內褲一條套在她腦袋上,一條系在她脖子上。

那景象前無古人后無來者。

眾目睽睽之下,何小卿還沒回過神采取措施,一群同學就拿著手機咔嚓咔嚓狂拍,拍完了,這個班級就炸了窩,爆發的巨大哄笑聲把老師全都引來問情由,一個班的學生都捧著肚子說不出話來。只有何小卿,哭喪著臉,一副死了姥姥的表情。

之后,何小卿把內褲戴在頭上就成了校內的頭條新聞。

陶夭夭看到那些流傳的照片,真不知道何小卿吃了什么癲藥,把自己搞成那副德性。許葭看那照片也一頭霧水,只覺得何小卿這等壯舉,她八輩子也干不出來。

何小卿灰頭土臉,誰見了她都嘁嘁喳喳說,瞧,那就是傳說中把內褲戴在腦袋上的女生……

沒辦法,何小卿走到哪里都戴著墨鏡,她真是沒臉見人了。可就是這樣,她仍然會受到攻擊,那些人又嘁嘁喳喳說,瞧,那個女生怎么不戴內褲戴墨鏡了?

何小卿瀕臨崩潰的邊緣。

無恥!陶夭夭想她要是有個高血壓心臟病,一定當場氣昏過去……

李傳銘露出一排雪白整齊的牙齒,他說,人老了都會無齒。你到了年紀,你也無齒。

作者:耿嬰

NO.1<< 上一章豆蔻十年目錄下一章 >>NO.3

暫無相關評論,就等你了~

前三组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