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愛你,直到時光盡頭
1作者:落清更新時間:2018-10-23字數:1864

好友秦薇曾經對蘇念安說過,全世界的女人都喜歡顧西洛,只有你從來不把他當回事。蘇念安每每在聽到這句話時總是一笑帶過。她已經不記得是從什么時候開始將顧西洛這個名字印刻在腦海里的了。若不是那一年曼切斯特的驚鴻一瞥,她大概永遠也不會注意到總是站在人群里,個性張揚,不守規矩的壞孩子顧西洛的。

顧西洛是個十足的壞孩子,他不懂規矩,他從不恪守原則,他花心,生活迷亂,甚至連笑里都帶點痞痞的壞孩子氣。這就他給蘇念安的第一印象。

那一年的曼切斯特,漫天大雪紛飛,平安夜的城市大道上蕩漾著歡慶的喜感。蘇念安耷拉著腦袋坐在公園的長石凳上,身后忽而響起詭異的喘息聲,她不由回頭,看到一張俊朗的側臉和男子帶著不羈的淡笑。

兩個糾纏在一起的人正狂亂接吻,蘇念安只呆了一秒,臉便刷一下變的通紅。視線在男子身上來回躥動,男子耳垂上耀眼的鉆石耳釘散出詭異的光芒。

“嘿,小家伙,你父母平時就是教你怎么偷看別人接吻的嗎。”

那是顧西洛對蘇念安說的第一句話,蘇念安清楚記得那時的自己,仿佛有電流襲遍全身,整個身體因為他富有磁性的聲音變得興奮而僵硬。

那一年蘇念安十九歲,在歐洲已經算是半個小女人了。她蠕動著嘴唇瑟瑟發抖,甚至忘了思考為什么在曼切斯特的街頭,這個男人對自己說的第一句話竟會是中文。

后來顧西洛告訴她,那是一種無與倫比的直覺,是他對東方女子特有的敏感。

顧西洛是西班牙人,他有深墨色的雙瞳,英挺的鼻梁。白皙的臉上線條分明,五官鐫刻。他母親是中國人,父親是中西混血的西班牙人,而他身上流著兩個國家的血液。他的中文,熟練的連蘇念安都自嘆不如。

蘇念安一直以為,那次曼切斯特的初遇只是她生命里一段微不足道的插曲,她跟隨學校公演,在曼切斯特的七天,她記住了一個叫顧西洛的男子,以及那一抹不經意的淡淡壞笑。

……

最近的巴塞羅那,總是重復的陰雨綿綿。蘇念安租住的公寓時常會在凌晨出現停電現象。物業管理人說是因為天氣而導致的電壓不穩。這對生活日夜顛倒的蘇念安來說無疑是個不小的困擾。

于是她只能在臨近午夜的時候選擇前往小區附近的星巴克進行無線上網。生活有時就是這樣奇怪,當初拼命想學的音樂,以為會鐘愛一輩子的小提琴,在畢業那一年被自己徹底丟棄。如今的蘇念安只是靠寫字謀生的云云女子中再普通不過的一個。

蘇念安是個務實的人,她從不幻想物質上的滿足,對她來說金錢除了不讓自己餓肚子睡大街沒衣服穿之外沒有其他任何用處,所以她從不強求自己因為錢而去做不愿意的事情。

而顧西洛則正好相反。已經二十七歲的他,臉上仍時而會出現當年的痞氣笑容,她始終記得那個愛惹是生非的壞孩子,即使現在,站在能夠俯瞰世人的位置,他還是覺得不滿足。他得到的太多,而他想要的卻始終太少。

但他畢竟是屬于上層的人,在馬德里,在巴塞羅那,沒有人會不知道顧西洛,因為他有個鼎鼎有名的父親和家族,更因為他愛惹是生非的心性秉氣。

蘇念安至今還記得三個月前從馬德里別墅搬出來的時候,他臉上閃過的復雜痛楚之色。

他總會不斷重復的問她,是不是真的忘了從前發生的事情。

而她每一次都只能無措的搖頭,她是真的不記得了,十八歲那年的成年禮上,她發生了重大車禍,醒來之后除了自己,她誰也不記得,就算秦薇,也是在失憶之后才好不容易重新找回的友誼。

蘇念安一直不知道顧西洛為什么總固執的問她同一個問題。她從來不問,而他也不說。可是時間卻將他們丟棄在了兩個空間里。所以明明都是在西班牙,明明她在巴塞羅那,而他在馬德里,卻在刻意分開的三個月內連一次面都沒有見上。

蘇念安偶爾會嘲笑自己的優柔寡斷,她一直固執的認為王子和公主的故事只會發生在童話里,顧西洛是王子,而她卻沒有具備做公主的潛質。

星巴克的waiter已經熟悉蘇念安,蘇念安不過坐下五分鐘,一杯香濃的卡布奇諾已經很快出現在眼前。她朝面前這個有些靦腆的女孩微微一笑,這真是一個美妙的城市。

上網,例行公事的查看郵箱,卻意外收到來自秦薇的郵件。

蘇念安有一瞬間的恍惚,然后快速點開來。

照片上的男人她再熟悉不過。他一身黑色皮衣,V恤微開,露出性感的鎖骨來。臉上是標志性的壞笑。倚靠在他身邊的金發女子一身比基尼,古銅色的肌膚在夜店昏暗的燈光下迷人誘惑。

蘇念安的嘴角慢慢上揚,其實這才是真正的顧西洛才對。顧西洛是個壞孩子,他不管世人的看法,他驕傲,張揚,他愛被寵愛被包圍。

照片上的男人,閉著眼睛。

她輕輕移動鼠標,在右上角的叉叉上重重一按。

星巴克的冷氣其實算不上開的太低,可是在這樣的夜里,蘇念安還是覺得有些涼意。她把自己放空,整個人陷進柔軟的沙發內。電腦屏幕照亮她一半的側臉,周圍出奇的安靜,只有幽幽回蕩著的薩克斯曲還能證明這里并非只有她一人。

作者:落清

加入書架我愛你,直到時光盡頭目錄下一章 >>2

暫無相關評論,就等你了~

前三组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