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讓我們變成傻瓜
1作者:樓蘭筱閣更新時間:2018-10-18 00:03:00字數:1990

我覺得自己已經夠漂亮了。

瞧瞧,這拼命勒緊的蔡依林的腰,高跟鞋偽裝的林志玲的腿,蘋果臉也百搭嘛,只要用心整整,弄個山寨明星也靚麗光鮮嘛。

下午的課一上完,我就沖到宿舍里迅速地更衣搭配,鏡子里的人身著豆綠宮廷小西裝,修身中長款深灰羊絨衫,淡綠色扎染絲巾,仿肉絲的銀絲拉絨打底褲,哦,對,還有同色系細高跟。

長發飄逸,青春性感!

對著鏡子滿意地點點頭,我給自己打完八十分,正準備出門的時候,被風風火火闖進來的簫奈奈給扯住了,她以一種類似于古代青樓老鴇的眼光迅速地上下掃視下我一番,然后毫不客氣地將我重新拽到鏡子前。

“這就是你的精心打扮啊寧檬同學,你看看你這眼線畫得——我將你帶出去不知情的人還會誤以為我拐賣動物園的國寶呢!”

她利落地打開我的化妝包,看著那里面躺著我數目慘淡的丁點化妝品,她搖搖頭無奈地放下她的小背包,頓時琳瑯滿目色彩齊全的盒盒缺罐罐擺滿了我的桌子。

“眼影要分三段,線與線與之間聯接要自然,腮紅要暈染,涂成一酡你是要去做煤婆嗎?”簫奈奈一邊喋喋喋不休地教訓指導著我,一邊用她那修長的手指拿著各式工具在臉上上下高低飛舞。

鏡子里的我五官漸漸明晰突出。同樣的一張臉,在經過一個十九歲高齡初學化妝入門的所謂少女,與一個十三四歲便是美妝達人的“少婦”簫奈奈之手,對比是牽牛花與水仙花之俗雅。

“真美麗啊!”我雙手扶著下巴兩端左右端詳鏡子里自然無比的小臉,趕緊諂媚地討好“看上去小了大邊面子呀,奈奈,你不去做美妝大師真是太可惜了……”

“寧檬你念書念傻了吧,我簫奈奈怎么會有這么淺陋的理想,涂冷說的,一個女孩子最美的是她的精神品質是她因對這個世界的獨立認知而散發出來的優雅氣質……”簫奈奈頓了頓,滿目憧憬地望望窗外,“氣質美女,你懂嗎?這才是我的終極目標。”

我幫著她收拾著桌上的殘局,在一旁偷偷地翻著白眼,跟我說話從來不屑恭維,不管是對她還是她對我都讓她很憤慨。不過今天她難得的用準了“淺陋”這個形容詞,要知道平時除了用來譏笑我,簫奈奈所用的詞語從來不與她想表達的意思靠邊。

這就是我的發小簫奈奈,驚人的妝容技術與她的糟糕學業是她生命中的X軸與Y軸,無限延長;而對角線就是她打小的夢中情人涂冷,據她說那是W市的資深DJ,是她聽過的最有深度的DJ。

當然深度一詞,出自簫奈奈之口,我下意識的反應是在心中自動折扣。

“快點,發什么愣呢,他們在學校門口等了很久啦!”簫奈奈鬼嚎鬼叫的,匆匆地往樓下跑。“你該不會想讓他們將車開進學校到我們宿舍樓下來迎接你吧?”

“喂,等等我啦,讓你的朋友等下又怎么樣,男人們不常說為美女等待是最榮幸的事情么?”我緊張地扶著墻壁去追跑得飛快的簫奈奈,這該死的高跟鞋,讓我走起路來像只腳被削掉了一部分的怪人。

“這是我的大哥楊風,這是我大哥的朋友孫大哥,這是李大哥,”在這輛銀色福特車的后座上,簫奈奈的介紹很江湖,“各位大哥,這是我最好的朋友寧檬。”

除了簫奈奈認的那個叫楊風的大哥,其它兩個男人立刻大笑起來。

“檸檬很酸的喲,不知道這個妹子是甜是酸,呵呵。”

甜還是酸?我看你丫的是臭的!在心里狠狠回擊,而我的表面上卻裝作不經意地看窗外。

真造孽,這群西裝筆挺的男人,看似有錢有閑,穿著他們太太燙得規整的衣物自得地開著車在外面的燈紅酒綠里徜徉。

我臉上的肌肉肯定很委屈,它們本來想通往憤怒的方向,卻被我硬生生地擠成一個類似微笑的表情。

“這家小江南的私房菜在本市都是很有名的,寧小姐,你偏好吃什么口味的?”楊風在幾個男人中算得上是最有風度的。

“隨便吧。”我微笑地回答。

“寧小姐,你幾歲啦?”姓孫的問。

“19。”

“真嫩啊。”姓李的笑聲聽得我想踹他兩腳。

“寧小姐,你平時除了學習有什么課余愛好?”

“吃。”

“吃好!吃好!我也最愛吃了,尤其喜歡吃甜的檸檬。”姓李的瘦猴一樣的男人再說,一旁的楊風都不自在地干咳了兩下。

胃里頓時翻江倒海,真想用“農夫三拳”“河馬流星拳”等一系列拳腳將那瘦猴甩成天邊做流星,一閃墜毀。

看到我的臉從白色慢慢變成黑色,簫奈奈私下里扯扯我的衣角,巧笑嫣然的同他們開著玩笑。

洗手間里的水嘩啦啦地響著,我看著鏡子里蒼白的面孔,覺得這樣陌生。

“逢場作戲罷了,寧檬你怎么呆成這樣呢,是被書本還是你那個許子昭整傻了吧。”簫奈奈走到我旁邊的水龍頭前洗著手責罵我。

我的身子微怔,簫奈奈話里的某個名字瞬間將我擊中,我就像突然被雷劈中的人一樣呆滯在原地。

簫奈奈接著叨嘮“人家都認為你真悶真不帶勁呢,姐們你可不要砸我場啊。這群色坯雖然討厭,但我正可以利用他們來對付簫正大……”

我悶嗎我不帶勁嗎?

其實我的心里別提多彭湃,只是我已經習慣了用沉默與麻木來對抗這個世界。兵法上不是說,以靜制動嗎?可是為什么我讓自己置身于靜之中了,一聽到許子昭三個字,還是這樣無所適從呢?

我不是已經忘記他了嗎?半年前的那些天里,我不是跟自己發誓一定要將許子昭這三個字從我的心臟里干掉嗎?

可是為什么,此刻身處這恍若隔世的環境,心仍舊會疼痛難當?

作者:樓蘭筱閣

楔子<< 上一章愛讓我們變成傻瓜目錄下一章 >>2

暫無相關評論,就等你了~

前三组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