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栗子公主的夏天
1作者:驚煞人香更新時間:2018-10-18字數:3203

“同學啊,你進來這么久了,到底要剪什么樣的發型呀?”理發店里胖胖的大媽見我呆呆地坐了半天,卻一直一語不發,便熱心地問道,并開始滔滔不絕地向我推薦一些時尚的發型。

可惜她不明白我的心思,我現在的發型可是在安陽最昂貴最大牌、金碧輝煌得就像是一座宮殿的發型屋里做的。

如果說我想做個時尚漂亮的發型也不會挑這家了——不僅待在整條街一個最不起眼的角落里,還又小又破,而且這里只有一個胖胖的大嬸,看她那肉嘟嘟的拿著剪刀的手,就知道她不會有什么高超的手藝。

不過這樣也好,這不正是我想要的嗎?

剪掉這一頭華貴美麗的頭發,告別富家公主車蕓熙的生活,從此我只是一個平平凡凡的人,沒有耀眼的過去,也沒有可以夢想的未來,只有屬于平民金娜拉的生活。

媽媽叫我把以前的一切全都隱藏起來,隱藏起以前那個光芒四射的車蕓熙,告別公主的富貴生活,變成最平凡的金娜拉。如果一定要這樣的話,那么,就先從改變我的發型開始吧。剪個最難看最老土的樣式,這樣誰也不會把現在的我和以前的車蕓熙公主聯系起來了。

想到這里,我終于下定了決心,堅決地對大嬸大聲說道:“大嬸,幫我剪個最難看的發型。”

大嬸聽了我的話,大吃一驚,眼睛瞪得好像就要掉出來,半天沒有回過神。可是沉默了一會,她突然無可抑制地大笑起來。這下輪到我沉默了……

“同學,你是失戀了吧?”看我一臉嚴肅的模樣,大嬸盯著我的眼睛,很肯定地說。她還真有想象力,我無語。

更可怕的是,大嬸還在那里繼續挑戰我的極限。

“同學,失戀沒有什么大不了的。”

“同學,你喜歡的那個男生為什么不要你呀?”

“同學,我這里有個打工的學生,在學校里很受歡迎呢,我介紹給你好不好?”

……

哦,天哪,好像碰到唐僧了……我,我只是想單純地剪個頭而已啊。

“大嬸,我要剪頭發!”

大嬸被我粗暴地吼了一聲,怔了一怔,望著鏡子里眉毛擰在一起的我,這才停住嘴巴,開始動手整理起我的頭發來。

“大嬸,正沅有沒有在?”這時小店的門突然被推開了,帶來了門外清爽的風,風里帶有淡淡的青草和汗水混合的味道。不知道為什么,這種味道讓我感覺很舒暢。

接著一個高高瘦瘦的男生走了進來,他的聲音清脆爽朗,就好像是最干凈的風緩緩地吹拂過臉龐。這樣的人,給我的感覺是陽光的,像是被最溫暖的陽光籠罩在其中的感覺,可是現在的我一直待在黑暗里,而且是無邊無際的黑暗。黑暗是害怕陽光的……我本能地逃避地閉上了眼睛。

說實在的,現在的我害怕見任何人,尤其是代表陽光的人。

“哦,正沅今天請假了,沒有來呢。”大嬸一邊回答,一邊自顧自地動起手來,“同學呀,你的頭發好漂亮,剪掉好可惜的。這樣吧,我把你的劉海修一修,燙一半,留一半,頭發呢,稍微剪短點,再給你燙得卷一點。”

我沒有說話……隨便她怎么弄吧……

“大嬸,這樣的話,她還能出去見人嗎?”那個男生清爽的聲音又在我耳邊響起,不過卻帶著明顯嘲諷的味道。

“你不知道,這個同學失戀了,要把自己弄得丑一點。”

這個大嬸不僅話多,而且很八卦,我沒有承認的事,她竟然煞有其事地講給別人聽。上帝保佑,還好我的眼睛是閉上的,不用去面對那么尷尬的事。

“大嬸,看來她受到的打擊不小呢,這么個造型,估計下半輩子都不會有人看上她嘍,真可憐呀……”

我以為他是陽光,想不到他說的話一點也不溫暖人心,真是白白浪費了好嗓音,原本對他的好感一下子蕩然無存了。

我自己愿意變丑是一回事,從別人口中聽到說我丑,又是另外一回事。這家伙還竟然說我可憐,我最討厭這個詞了。即使我不是車蕓熙,我也一樣可以堅強地活著!我想睜開眼睛駁斥他,可是為什么我的眼皮這么沉重,一點力氣也使不上呢。

難道是我心虛了嗎?是因為他在我最難過、最脆弱的時候,正好碰見我由車蕓熙向金娜拉轉變嗎?唉,這個臭家伙為什么一直待在我身旁,還不走開……我緊閉著眼睛,繼續裝睡。

“同學,弄好了,你快看看。”不知道過了多久,大嬸拍拍我的肩。

“大嬸,別叫了,估計她是悲傷過度,昏過去了!”那個渾蛋繼續大放厥詞。

他竟然還沒有走?不知道為什么,我就是不想面對他,現在心里的悲痛讓我無法承受任何人的調侃,所以只能繼續裝睡。

我忍,我忍。

“大嬸,我回去了。”終于等到那個家伙說要離開了,我不禁深深舒了口氣,攥緊的拳頭也舒緩開來。

“喂,下次裝睡,不要把拳頭攥得那么緊……”忽然,那家伙低低的聲音傳到我耳里。

“你!”真是忍無可忍,我一下從椅子上跳了出來,準備好好教訓一下這家伙,可是睜開眼來,除了在一旁目瞪口呆的大嬸外,沒有任何人。

“同學,不要那么激動。”大嬸怯怯地看著我,像看怪物一樣打量著我,我知道她肯定是想,是不是失戀把我的腦子都弄傻了。

大嬸的話提醒了我,算了,暫且放過那個該死的家伙。好不容易壓抑住內心的怒火,我無奈地又坐回椅子上,對著大嬸苦笑了一下,開始審視自己的新發型。

總結了一下,就一個字——“傻”。

一小撮劉海是直的,一小撮是卷的,看起來十分滑稽。而原本飄逸的長發被大嬸燙成一個個小卷,貼在頭皮上,讓我活像一只卷毛的綿羊。

雖然我是想要變得難看一點,但是這個造型簡直讓我無法見人呀,大嬸,我應該說什么好呢,真是欲哭無淚啊。(:-…

更可怕的是那大嬸還湊過身來,得意地說道:“同學,你看這個造型怎么樣,很有感覺是吧,也許現在看起來會有些奇怪,但等你洗過幾次之后,你就知道我的手藝了,會越看越順眼的……就像你現在剛失戀的心情一樣,雖然剛開始很痛苦,可是隨著時間的流逝,你會慢慢淡忘的……人總是要往前看的……”

“謝謝你,大嬸……”抬起頭,我發現大嬸雖然啰嗦,但她柔和的眼睛里閃動著慈愛的光芒,溫情在眼底表露無疑。真是個熱心的大嬸,還說了這么多話來開解我,雖然我并不是失戀,但是大嬸的話卻讓我的心舒展了好多。

真的很謝謝你,大嬸。

我在心里又默默地說了一遍。

可惜,大嬸你不明白,現在我內心的這種痛是一輩子的,無論何時想起,都是一種錐心刺骨的疼痛。

想到這里,我又黯然神傷起來。

付了錢,我慢慢消失在大嬸那同情而又帶著滿滿關切的目光中。

出了理發店,我又去眼鏡店買了一副平光的黑框眼鏡戴在臉上,這樣一來,恐怕連媽媽都要認不出我了吧。

從今天開始,此時,此刻,車蕓熙徹底變成金娜拉了。

走到無人的角落里,我突然大聲地呼喊著:“車蕓熙……再見……再見……”

可是,我好想哭,真的好想哭,那么多天了,我都不曾好好哭過。為什么我的世界會一下子變成這樣?

老天為什么要這么殘忍?媽媽為什么也這么殘忍,爸爸離開的當晚,媽媽就收拾東西帶著我和妹妹離開了。妹妹當時還生病住在醫院里,媽媽卻絕然地放棄治療,也一定要帶走失憶的妹妹,不說為什么,也不許我們問。

我們連爸爸的葬禮都沒有參加,我連大哭一場的機會都沒有,就被媽媽帶到這里來了,而且還要改名換姓地活下去。

媽媽說爸爸破產了,可是生活并沒有陷入想象中的困境,媽媽帶著我們也并不缺少錢用,用得著讓我們改名換姓地潛逃嗎,我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我相信媽媽,相信她這么做一定有她的想法,她和我們一樣深愛著爸爸,就這樣把爸爸孤零零地拋下了,她的心一定比我們更痛。

好幾次半夜醒來,我都能聽見媽媽隱忍的哭泣聲,但是第二天起來,她又像沒事人一樣。

所以即使我有再多的眼淚,再多的委屈,再多的疑問,我也要忍著,我知道,一旦開口,媽媽那堅強的外表不知道還能不能繼續偽裝下去。

可是今天,面對車蕓熙的“告別儀式”,我終于還是忍不住了,在這個灰暗的角落里,自己一個人蹲在地上,把頭埋在臂腕里,肆意地大哭起來。

眼淚就如同蓄積了很久的泉水般源源不斷地噴薄而生,誰能知道一直如公主般幸福的車蕓熙也會有今天,爸爸的去世,沒有理由的隱姓埋名,有如一把鋒利的刀子,時時刻刻狠狠地刺痛著我。

爸爸,我還可以依靠你嗎?抬起朦朧的淚眼,望著遙遠的天空,我傻傻地問道。

在得不到任何回答之后,我狠狠地用手臂拭干臉上的淚珠,勉強地笑著對天空喊道:“爸爸,你放心吧,我會好好的,好好記住我只是金娜拉!”

不管我是車蕓熙還是金娜拉,永不服輸、永不放棄的精神是不會變的,加油!為了明天全新的轉校生活!

作者:驚煞人香

加入書架栗子公主的夏天目錄下一章 >>2

暫無相關評論,就等你了~

前三组胆拖